完本阁

字:
关灯 护眼
完本阁 > 不应期(老夫少妻,父母ai情,1v1) > if线:06「这是我妈的狗」

if线:06「这是我妈的狗」

if线:06「这是我妈的狗」

        十六岁那一年夜探父亲书房,雁平桨在结婚证上是见过爸爸妈妈年轻时的样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孩子很少会对父母的时间上心,加上两人变化gen本不大,雁平桨没多久就忘了这件事,忙着吃喝玩乐,以及追女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跟蒋颂连续三天吃饭,雁平桨逐渐开始有些食不下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您能不能别成天盯着我了?”他苦着脸把花菜喂进口中:“想办法追妈妈吧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颂沉默用餐,差不多了才开口问:“来的时候,妈妈shenti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雁平桨一怔,dao:“好多了,其实本来也只是ca伤,爸,是您有点小题大zuo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撑着脸,lou出一点笑意:“哎呀,安知眉快出生了,等到时间,我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颂感觉到儿子的不安分,抬眼看向他:“你很想去?刚出生的婴儿脐带都才剪断,很脆弱,安教授一家不会轻易让你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雁平桨刚出生的样子,目光在儿子shen上巡溯,看得对方toupi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准备说点什么,以转移父亲的注意力,雁平桨就看到落地窗外,有个女孩子牵着狗走了过去,边走还边朝这里张望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约摸一岁左右的比格犬,扬着尾巴昂首tingxiong,mao发顺hua,眼神温良。牵着它的女孩子极为漂亮,shen形纤瘦,气质见之难忘。

        餐厅在一楼临街的位置,外墙用了暗色的单向玻璃,从外面看不到室内的情景。蒋颂望着雁平桨陷入沉思,没注意儿子由惊转喜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……哈哈?……哈哈,爸,是哈哈!”雁平桨猛地起shen,大步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雁稚回养大的那条比格犬,就叫“哈哈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蒋颂听懂了雁平桨在大惊小怪什么,脸色立刻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等等,先回来!”他呵了一声,但雁平桨已经顾不上听话,从餐厅大门chu1的转角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哈哈狗生二十年,是寿终正寝。雁平桨随了妈妈,跟它感情极好,狗去世后曾难受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蒋颂从餐厅匆匆出来,就看到雁稚回惊吓地看着抱住狗哽咽的青年,而哈哈同样受惊不小,呕呕大叫。

        蒋颂上前,把雁平桨扯开,又把他扯得离雁稚回远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哈哈,”雁平桨不肯放狗:“这花纹……背上一点黑斑也没有,耳朵全棕,尾巴黢黑……这肉垫,这mao感,这品相……时间也对得上,这就是我妈的狗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泪都要下来了:“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猛地扭过tou,看向正被蒋颂轻声安抚的少女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抱着狗站起来,小心翼翼地问:“这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蒋颂回tou,阴沉地盯着他:“你敢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雁平桨闭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雁稚回紧紧抓着蒋颂的胳膊,小心躲在他shen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狗绳被蒋颂重新放回手中,飞走的魂回来了大半,雁稚回仰tou看着男人的侧脸,小声问:

        “蒋颂,他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人看着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还有点像蒋颂,眼睛不像,但轮廓极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狗,我不喜欢别人抱我的狗。”她憋着眼泪跟蒋颂告状:“我的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蒋颂深xi了口气,忍住暴打儿子的心情,从动弹不得的雁平桨手里把哈哈抱了过来,轻柔放回雁稚回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没事了,”他dao:“别怕,这就是我那天说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颂在哈哈惊慌失措的呕呕声里,低声问shen前的女孩子: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要进去坐一会儿?餐厅不禁chong物,可以给小狗喂些零食,它看起来吓得不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”两个字都发一声

        雁稚回:没答应跟你吃饭啊(嚼嚼嚼)(左顾右盼)只是随便过来看看(嚼嚼嚼)结果碰到有人试图抢狗(嚼嚼嚼嚼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肏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) 睡服娱乐圈(NP,高H) 老公帮我出轨【np】 有间客栈(古言np) 驯化(无期迷途/gl/np)